如星辰初绽

【锤基】如星辰初绽

*复联三剧透
*瓦尔哈拉妄想

――――――――――――――――――――――
  索尔·奥丁森站在殿堂前。
  他见过无数的殿堂,阿斯加德的皇宫就如山峰般不绝而高耸,他在幼年时就和弟弟跑过了每一段长廊,躲藏在廊柱之下等待着对方的到来再突然的探出头。“哈!”的一声过后欣赏着另一人有些惊慌失措的表情。
  吓人的那个通常是洛基,明明性情高傲却又喜欢恶作剧。矛盾在他身上对立而又统一的恰到好处。索尔无所谓被他吓或是配合着装出被他吓到的样子。他记得那个有些沉默和孤僻的弟弟在这之后就会露出罕见的笑――不是如自己和他的伙伴一般开怀到傻气的笑,而是稍稍勾起的一个嘴角,却如星辰般夺去了人的目光。现在想...

【露中】龙族paro的上帝视角

这是个上帝视角啦...转视角转的我好爽
本来是想全走轻松风的然后突然感觉.啊这样也不错吗所以就在这里做一个分界了...风格应该突然变了很多啦...
提到了很多过去的事情 都是中含含糊糊不说破的感觉
拖了好久好久了真是罪恶!
全文链接会放在评论里的!!
是露中但是这章基本没有什么互动都用来我自己瞎叨逼了一堆太过分了我强烈谴责我自己。
――――――――――――――――
  弗朗西斯得知消息的时候他正在夏威夷的海滨吹海风。
  手上捧着椰果汁脸上带着遮阳镜,一头金发随随便便的挽起露出了身上的腹肌。他正撑着头搭讪一位小麦色皮肤的金发大波浪卷女人,后者正以一种笑吟吟的姿态听着他介绍自己是某所美利坚知名学校校长深受学生...

【戚容中心】永乐(一)

总觉得 戚容当爹这么熟练可能以前还养过儿子/咳

大概是一个戚容养当年安乐王的幻想

好久之前戚容没跪就开始写的...慢慢悠悠才刚写完一半进度。
―――――――――――――――――――

青鬼戚容当年不叫戚容,他丢了名改了姓,一路摸滚打爬好不容易,恶厉凶的往上倒也做了一回一方地霸。手下一溜的小鬼也还没在头上顶青灯笼。

那天他四处溜达,装模作样起来可也是副翩翩少年郎的样式,满京城的乱晃也没人管着,只当了哪家小公子少年不懂事管不住腿,天子脚下撒野放肆。

戚容东走西晃,没注意到自己到了仙乐――深深转了两百五十个弯,戚容才意识到,自己在的是永安皇城下。

戚容好像被从自己的旧梦里惊醒,梦中万事依旧,...

【露中】回眸

  来自于看到的坂本龙一的“merry christmas,Mr.lawrence”钢琴曲三段视频.
  想写出一种跨越了一生的一段爱恋的感觉.
  没能赶上圣诞节.那就努力赶上跨年吧。
  
  
  王耀始终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他的那一眼。
  终其一生的不断在庆幸与懊悔中想着,自己为什么要在那一刻向那个方向偏头。仿佛是那么一眼,他便整整为其付出了一生去追寻一份捏不在手上的无终之爱。
  他有首弹奏了一生的钢琴曲,从还是少年时有些生涩,而又充满了自信的年岁,到了现在,他的白发如多年前一样依旧一丝不苟的系成一束,指下曾经像是为了喧泄般沉重按下的琴键也变得温柔。贯穿了他年岁从头至尾的六十年与另一个...

【露中】天凉了让狮心会的破产吧【论坛体龙族paro】

   龙族paro

       学生会主席露x新生耀

       有米英出没请注意

       全文链接走评论吧......反正蓝不了

――――――――――――――――――――

     【高亮】天凉了让狮心会的破产吧
  
  1L 伊万·布拉金斯基【学生会会长】
  如题
  天凉了
  让琼斯带着他的人去睡大街吧:)
  ...

【天琅君x苏夕颜】折桂

  想写写天琅君和苏夕颜过的中秋.
  人物属于秀秀ooc属于我。
   ――――――――――――――
  天琅君觉得,近期山下镇子里的气氛不太对。
  要说原本那镇子平静的像碗放平了的凉水,那这些日子就像是被煮沸了的开水。
  人声鼎沸。
  天琅君看着这样子也觉得有趣,唤了竹枝郎去山下打听一番,还顺便嘱咐了竹枝郎给自己带话本回来。
  
  “我要上次那个写连载的,就你排了两个时辰队的那个作者。”
  竹枝郎心说自己排两个时辰队才买到的话本不说上百,几十本总是有的。但他没说,点点头,走了。
  没到两个时辰便又回来了,天琅君看看他,困惑道:“回来了?这么快?莫非这作者...我就说,把人气最高的...

【化学】信仰(二)

一个投身于化学的姑娘这一生与化学先生的故事
一的链接放评论里√
―――――――――――――――

  我实在没想到我和赫尔德先生能够再次相遇。
  
  时过多年,我的眼角已经起了皱纹,原本引以为傲的红发中也混入了白丝,在他面前,我下意识的藏住了自己的手――被化学试剂给伤到了。一次实验意外,试管爆裂,里面的液体部分撒在了自己的手上,不过若不是如此,我或许还得在实验室里燃烧生命。
  我是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藏起我的手,好像是多年前我被他发现我在偷看他一样,我朝赫尔德先生笑了笑,一脸的尴尬与不好意思。但现在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打量他了。
  赫尔德先生几乎没变,或者说,根本没变。还是我见到的那张就算带了狰...

【化学】信仰(一)

一个投身于化学的小姑娘和自家化学先生的故事
化哥的名字叫赫尔德.随便取的
是个运气好极了的小姑娘.
――――――――――――――

  我见着那位先生时,还是个小姑娘。
  刚拿了个学位从学校里毕了业,因为需要而被分配进了个实验室,我就是在那时候见到他的。
  他正在自己的实验台上,把一个个试管放回了试管架,我总觉得刚见到我时他是不快的,不然也不会用那种眼神看着我。
  我本是想上前打个招呼而拍了拍他的肩却似乎惊扰了他,猛一转头后我却被吓住了:他的右脸上似乎是被泼上了硫酸一般有着烧焦的痕迹,同时他的头发又在右侧留得略长,遮住了他的眼睛,使我觉得这人,不好相处。没等他做出回应我便一溜烟的跑去了给我准备...

【露中】能倒背律法的龙为什么要被拿剑指着啊(三)

一条【根正苗红】龙和一位【中二期】骑士的故事 

想写个傻傻的故事

前走这里: 

 ————————————

 每日的事都在重复,伊万不觉得厌烦,王耀也不。

捶打完伊万后王耀会去山下的镇子里转一圈,有时候也会行侠仗义,追捕一下抢劫犯与小偷,还拿了镇子上一年一度的见义勇为小锦旗。

已经这么久了啊,王耀看着旗子上的时间发愣,王耀天天和伊万纠缠在一起,不知不觉都已经这么久了,王耀在初春来到这里,而现在,第一场降雪就要到来了。

西界的冬天是很霸道的,王耀知道,他突然想起了伊万,那个一直带着温和笑容被自己捶打还会配合的叫出声的龙。王耀是知道自己对他...

1 / 3

© 夜谈朝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