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水终将融于水中。』

【能德】逐风

  天灾,或许是天降的狂风暴雨,霜寒冻雪,又或者是突然出现的贯穿了整片大陆的地裂缝,一场撕裂了山川与河流的地震。在天灾面前,生命渺小如尘埃,哭泣叫喊与求救交杂在风的呼啸声中。天灾过后,源石蔓延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天灾和矿石病成了悬在泰拉大陆每一个人头顶的巨剑。


  ——但即使是天灾袭击之处,人的脚步也依旧会到达这里。


  由传闻中的“大帝”成立的企鹅物流,奉行着有求必达的准则。哪怕目的地是正在交战的边界,又或是被天灾袭击的城市,员工的安全排在其次,客户的需要才是上帝。


  “喂——德克萨斯!”能天使抱着被交付的货物跳跃在沙漠上突起的一块块石头上。她的轻盈而欢快的卷着风沙而过,...

【舟渡】奶油泡芙



*是一点小甜饼吧!!!我是真的想吃奶油泡芙了


———————————————

 

       作为一名前花花公子纨绔少爷,费渡在“贵公子”方面的造诣大概是博导的水平。其知识储备量囊括了目前世界上所有的奢侈品品牌,高档名酒和在餐厅里常见的甜品。


  对费渡来说,甜点二字代表着“被昂贵的容器装着的可食用装饰物。”其功能之一为衬托宴会的格调,其功能之二为增加生活的情趣。他理解的甜点该是花里花俏或精巧夺目的——


  总之和眼前这个随便堆了满满一盒的卖相不佳的奶油泡芙完全是两种东西。


  “嫌丑?”提了一盒泡芙回来的骆闻舟...

【梅尔x白面鸮】1000001000

*是自己的拉郎啦。单纯的觉得因为矿石病所以像人形机械的白面鸮x工程师梅尔的cp有点好吃所以写了这个。不能接受的话也请不要杠啦TT

*有个人脑补莱茵生命!

*标题是个二进制编码。

————————————————————

  “请求,梅尔工程师,能否对干员白面鸮身体机能产生的异常进行外部分析?”

———————————————————

  白面鸮最近来鲁特拉工作室的频率越来越高,这不是什么好事。矿石病病毒与种族特性的叠加融合让她越来越偏向机械,同时也让她对身为工程师的梅尔心生了依赖。

  “拜托了,梅尔工程师。能不能麻烦你照顾白面鸮一下呢?”白面鸮第三次病情加重以后,赫默女士曾去找...

【熊熊组】逃离

  个人妄想切尔诺伯格。


  ———————————————


   “别怕,真理。”


  在切尔诺伯格事件爆发的第五天,凛冬带着自己的一帮人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遇见了真理。那时凛冬看见的真理显得格外娇小,她倚靠着墙而坐,膝头上甚至还放着一本书,凛冬毫不怀疑,如果条件允许,她甚至会在自己身旁摆上曲奇饼干和枫糖水。如果不是真理手上的书已经残破到连封面也看不清,小腿上遍布了在战火中留下的来不及也没有条件处理的伤痕,凛冬会觉得自己依旧活在那个虽然天气恶劣但仍能让人好好活下去的切尔诺伯格。真理有着一种能让人平静下来的力量,当被她静静注视时,凛冬忽然觉得外界的威胁都不再令人恐惧。


 ...

【明日方舟/星陈】星辰

  星熊第一天进龙门近卫局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陈。原因无他,只因为这位有着与外貌不相符的雷厉风行的少女实在是有着与整个近卫局都不同的气质。


  明明有着一张可爱的脸,却说着老气横秋的话。在进入近卫局后星熊知道了近卫局里其实传着关于陈的各种各样的碎话。“不知变通”“古板”“死脑筋”“苛刻”的标签在谈笑间被一个接一个地贴在了陈的身上。星熊还记得自己第一次和陈打照面时那比自己矮了一些的少女高仰着头直视自己,一手叉在腰上一手又按住了自己的般若盾。


  “我是陈。”星熊记得她一字一句满带着压迫感地说道,“龙门近卫局警司,特别督察组组长——”


  说完这句话时星熊感觉自己的盾在被一股巨力向...

【舟渡】魇

  是一点点小甜饼吧!!希望能被喜欢啦

――――――――――――――――

  心理的创伤在躯壳深处的灵魂上以无情而残酷的姿态划出一道裂痕,即使身上的伤都已经渐渐愈合,灵魂上的裂缝却会一直如影随形。那裂痕里是黑暗的过往,静谧而痛苦的往事,和恶魔无时无刻不在向你展露出的獠牙。


  这是费渡无数次的夜半惊醒,一身冷汗没把自己怎么着,却吓得骆闻舟焦急而紧张地把人搂在了怀里,不住地轻声在呼唤着他的名字。费渡的意识起初是仿佛沉在水里,只能听到一声声若有若无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意识被梦境中的黑暗拽入深渊,却又感觉到有一个力量在拼死的把自己带向光明。


  费渡听见那个原本听不清的声音了,...

【巍澜】销骨

  “你知道吗,云澜。”当尘埃落定后人人都过起了自己的日子,而沈教授坐在沙发上看着今日的报纸,他看着赵云澜在厨房中兴致勃勃忙碌的样子,突然间开了口,似是呓语又像是询问,自己的思绪顺着时间溯流而上,直直的回到了千万年前的荒芜岁月中。


  “你还欠我一壶酒呢。”


  那时沈巍还只一个单名巍字,天生神格堪堪担起了承起四大天柱的责任――少年心境还没被时间打磨的内敛而淡漠,一身鬼族戾气只是被那一肩魂火压在了心头。


  只是又有谁甘愿每日对着深渊千尺下的混沌暗自神伤?不知于深潭中待了几许,也不知外间是何年何月。巍第一次去看了大封之外的美景。他只是一袭黑衣,随手挽起了长发。这时的巍早已褪去...

【舟渡】蜷睡

   是一个小甜饼吧!!!冬天了(打个激灵)  


――――――――――――――――


  那是从一楼透出的柔和而温暖的灯光亮色,骆闻舟心想着。他记得这个光亮费渡和骆一锅都喜欢得很,刚换上时一人一猫均是围着自己兴奋了许久。


  燕城冬天冷,十一月深夜吹来的风隐隐约约有了些来自西北――西西伯利亚的势态,冷到骆闻舟裹着那件在警车上协助办案的军大衣,带着一身夜色与寒意进了家。


  屋里是灯火通明,似是万家灯火在这小房子里集了个遍,堪堪留住了这位移驾人间停泊靠岸的欲渡本无舟之人。


  骆闻舟看着一阵心酸,先心疼了一阵小王八羔子不听劝硬是要等自己回来,可怜费渡那金贵的双手双脚无...

【舟渡】纪念日

  补完屯着的广播剧之后想写的!一个小甜饼...吧。

  嘟嘟那一千停车费用完了吗?
――――――――――――――――――――――――――
  骆闻舟是时常加班的。估计是迟到成了瘾,再没皮没脸也不敢早退,还能勉勉强强保持住一派劳苦工作的形象。下班晚了被问上一句“工作到这么晚啊”时,还能名正言顺的回一句“为人民服务”。

  其实素日里只要没有案件,骆闻舟在队里还是能混个清闲的。那天中午时费渡突然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句骆闻舟回不回家吃饭――虽是心中奇怪但骆闻舟还是应了一声,心里悱恻起自己是什么时候有了不端品行还得让自家那位忙起来便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费总特画心思来问一句。

  “今天是个很重要的日子...

前两天到的结果今天才从学校回来。
(发现差点就要被退回了。)
拿到手的时候真是快乐到没边了
真·含在嘴里怕化了那还是珍藏起来好了。
在嘟嘟二十四岁这年
也要继续喜欢他们两个!!!

1 / 4

© 夜谈朝华。 | Powered by LOFTER